0371-6777 2727

大陆报【文苑坊】汉阴你好!

更新时间:2019-11-19

  我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二千五百年前一个春天的早晨,一群游学之士在子贡的带领下,远游楚国后,返回到晋国时路过汉阴,见一丈人,欲给圃畦浇水,凿隧而入井,抱瓮而出灌,用力甚多而见功寡。子贡曰:“有机械于此,一日浸百畦,用力甚寡而见功多,夫子不欲乎?”为圃者昂而视之说:“那又怎么样呢?”子贡说:“凿木为机,后重前轻,挈水若抽,数如泆汤,其名为槔。”丈人很不高兴地笑道:“吾闻之吾师,有机械者必有机事,有机事者必有机心。……吾非不知,羞而不为也。”在庄子的《天地篇》中记下了历史上深远的一幕。“抱瓮而汲”代表技术低下,“槔”代表先进技术。老翁对子贡推荐的新技术不但不感兴趣,反而嗤之以鼻:“吾非不知,羞而不为也。”从汉阴丈人的态度不难看出,庄子主张人类应将技术控制在一个适当的水平上,不可盲目地、无限制地追求技术的进步;他指责以子贡为代表的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只看到先进技术的优点,而忽视了它的负面作用,即破坏环境,甚至改变人性的消极的一面。

  我的思绪奔驰到很远很远,然后才缓步回到灿烂的现实中。我不去评论谁是谁非,我为汉阴有这样一个神秘而古老的传说而感慨万千。我之所以用了本文的题目,是因为我对汉阴这片土地爱得太深太久。在一千三百多平方公里的热土上,汉阴象一只翱翔秦巴大地的雄鹰,以风卷残云之势,划破历史的长空,迎来了一道道璀璨的光芒。

  城南的凤凰山,高不过千仞,状如翠屏,势若游龙,南襟汉江,北带月河。据清代兰亭诗人陈典《凤凰山记》称:“安阳之凤凰山,绵亘三百余里,势若游龙,即天下名山似难出其右者。盖此山上有万仞芙蓉,朵朵活泼,直逼青天;下有汉水纡回,淙淙泉石,极饶悠韵,此终南一大名胜也。”凤凰山即为其政教合一的道教圣地。号称“关南第一峰”的凤凰山擂鼓台是陕南至今尚存的最古老的道观,相传三国时张飞在此擂鼓击退魏将收复汉中而得名。历代文人多有诗赋。位列八仙的吕洞宾在此修炼听道,并留下千古绝唱:“台名擂鼓与天齐,四顾群山座座低,隔断往来南北雁,只留日月过东西。”相传抗金名将岳飞率军路过汉阴时,曾拜谒此庙,并奏请朝廷拨资扩建。故乡的凤山叠翠、月水环带、卧龙盘踞、乳峰双峙、朝阳古洞、丹壁孤悬、擂鼓奇峰、汉江古渡等“汉阴八景”,令人留恋忘返。

  汉阴,是我国南北气候、文化的过渡交融地带。据北魏郦道元《水经注》载:“汉水右对月河口,山有坂,月川于中,黄壤沃衍,而桑麻列植,佳饶水田,故孟达与诸葛亮书,善其川土沃美也。”据史书记载,汉阴为古巴蜀之地,西周时为庸国,秦为西城县,西汉置安阳县,唐至德二年(公元757年)始名汉阴(汉水之阴)。南至楚尾,西望汉中,北枕秦岭,东引荆越,这是对故乡地貌的最好概括。那些远去的岁月、朦胧的怀想、青涩的石桥、依依惜别的深情,仿佛重新回到时光的荧屏。

  这是民族大融合和多种文化背景的交汇处,民间尚德崇文的风尚,文化教育领域里的人才荟萃,汉水文明从这里滥觞。这里是宋代骠骑大将军李迁哲的故里,也是把印度佛教文化传入中国的唐代南岳开山祖师怀让的桑梓;历代文人雅士,如子贡、孟浩然、张籍、吕严等都留下了珍贵的墨宝和佳句传说;唐代大诗人孟浩然游历古称安阳的汉阴时,被眼前的胜景所陶醉,便挥毫写下了脍炙人口的七言诗作《登安阳城楼》,表达对这方山水的无比眷恋。就在山雄水秀的凤凰山下,走出了何振亚、沈启贤、杨弃三位共和国将军;诞生并养育了沈士远、沈尹默、沈兼士三位文化巨人,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。

  当第一朵花蕊开放,春风的神剪,剪出河边千丝万缕、如雾如烟的垂帘;怀春的少女,在拐弯的河边浣衣而歌,把羞涩的心事,洒满朦胧的春天。汉阴的生动,与春天有关;汉阴的生机,与歌声有关。这时大片大片的绿草绿树青山在春花烂漫中竞相争妍,三月油菜花的金浪象春雷一样四起,那些淘气的花蝴蝶呢,花蝴蝶在花海中翩跹起舞,坠入红尘,片片翡翠与春天相依,醉了游人。一位友人说,汉阴山城乃一城山色半城湖也,我要说,汉阴山城半是春色半是诗,这时的汉阴宛如一幅幅美仑美奂的山水画,把你的思绪融入到海市蜃楼了,使人陶醉。这里的夏天来得特别早特别快,那婉转悠扬的歌声飘逸在凤凰广场、在乡村,不,在烟波浩渺的汉江边,在名胜古迹中,在观音峡畔的绿树垂柳中依依情深,韵味绵长;那清澈碧透的小溪边,浣衣女的木槌敲击声,声声欸乃作响,几只白脖子水鸟在河边盘旋着嬉戏着,略有些忧伤的薄雾在半山腰上飘渺着,像是寻找什么,又像是失落了什么,对大山一次又一次追问;这时农家的池塘里,荷叶青绿滴翠,荷花朵朵争艳,煞是好看!我想起了宋代大诗人杨万里的诗句: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里的美妙佳境了。

  时序到了中秋,丰收的喜悦溢满了山乡,金黄的稻谷、火红的高粱、洁白的羊群,预告了又一个好的年成;茫茫云烟笼罩在江汉上,浩渺的秦巴流韵注解了故乡的一切,舟楫泊江,小调绝唱,烟波浩渺,白鹭远飞;秋风捎去我们的问候,燕儿飞回了南国,故乡的皮影戏、花鼓子、小场子、地绷子、彩龙船、社戏活跃在城乡。傍晚时分,我推开窗户,任月色静静流泻在屋子里,轻盈飘逸的韵致,清新蕴涵的情调自然流淌在我心际。月华如练,心情在月色中变得清朗而柔软,恍然间生命中的种种感动和美丽灵动浮若。我真不明白,当年北平时代的朱自清在描写月色时,为什么内心是那么的痛苦和不安?秋天的雾霭,十二分的飘逸,像轻纱,像烟岚,像云彩;挂在山腰上,绕在屋脊上,漫在山乡小路上,藏在草丛中,一会儿像奔涌的海潮,一会儿又像白鸥在上下翻飞,一切的一切,变得空灵了;竹林,溪水,村庄,都在雾气里显出模糊的形象,顷刻间,这乳白色的轻霭,幻化成朵朵小水滴,洒在路面上,洒在树丛中,洒在我们的脸上,轻轻的,腻腻的,有点潮湿,人们深深地呼吸着,微微泛醉,这些雾霭随着时间的推移,渐渐的升腾扩散开去……

  冬天的凤凰岭上结上了薄薄的冰凌,云雾浩荡不见底,瑞雪象童话一般辉映在大地上,我对故乡的雪景曾有一段描述:“她从上往下婉转着飞扬着,像散花天雨一样,拂弄着你惬意的脸,软软的躺在小桥流水人家,那是她思念大地母亲的泪珠吧!那是她的爱情诗叶吧”!那些争妍斗艳的红枫在石罅间探出虬枝,好像在打听外面的消息,故乡的山山水水变得纯洁而妩媚。

  啊!永远的汉阴,你的春天宛若南北交融的绚丽色彩,在夏天掀起了情感激荡的巨澜诗篇,把秋天硕果累累的福祉告诉给人们,冬天象一位深度思考的哲学家一样,在深情地回味!这些美丽的四时景色,使我们常常梦牵魂绕……

  在这些岁月里,我无心去看那些易碎的三四流残片,我无心去读那些杜撰出来的、具有人为雕琢痕迹的、所谓的历史蓝本。

 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我把汉阴的历史和现实重新读了一遍。我站在历史的临界线上,那些再次重叠在灯影书城里的历史城墙和古塔,以及出土的汉代文物,建于先秦时的上七里城墙岭和烽火台,距今已有七千多年的历史——比仰韶文化还要早的阮家坝古文化遗址,仿佛成为一种情感代码,在沧海桑田中洗礼着激荡着,我们仿佛听到先祖们最原始最朴素最粗犷的呐喊声,在大地上久久回荡。那宛若巨龙一样奔腾咆哮的汉江,那清澈而涓涓的月河水,向东方奔流远去,令我忽然想起“天共水,水远于天连。水光月色两相兼,月映水中间。人于景,人景古难全。景若佳时心自快,心远乐处景应妍,大陆报,休与俗人言!”的禅机在此处有了着落;那巍然壮观的秦岭山脉和逶迤辉煌的巴山山系,还有那些神秘而古老的传说,在我们可爱的故乡抒发得斑斓生机,仿佛在此时,仿佛在眼前。

  今天,绿色园林县城熠熠生辉,十天和西汉高速奔驰而过,民用机场一期工程竣工,南北两山乡村公路环线全部通车,一批批民生工程相继竣工或新建,脱贫致富奔小康的乡亲们紧跟新时代步伐,使这片热土焕发出盎然生机。我又一次穿越时空的隧道,把汉阴读成了一部历史长卷,她浓缩了江南水乡和北方古典的精华,摒弃了北方之长舍去了南方之短,囊括了洪钟大吕,绘就了玲珑微雕,她集豪放和婉约于一体,集典雅和淳朴于一色,又集开放和含蓄于一身;既有云卷云舒,也有阴晴圆缺;既有惊天动地的伟业,也有建设家园的壮举;既有如黎明前长空闪电爆发的惊天霹雳一般的嵬丽蓝图,也有如潺潺流水一样的水墨画面,或浓厚、或淡然、或亲近、或遥远……

  今年,新中国成立70周年,在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里,一位在海外的家乡籍学者,在互联网上看到故乡的山山水水如此美丽,欣然在信中回复:“海角思故乡,天涯共此时”的感慨。我常想,当代一些所谓的史学家或者学者们,他们(在专门媒体上)解读什么或没有解读什么,都不重要,更重要的是应该先把自己的故乡解读清楚,才有权去解读其它门类,这种解读才会令人信服。

  有五千年文字可考的汉阴历史的大门敞开着。在我心中,这里的天空是纯净的,这里的上苍是惠泽的,这里的人民是勤劳智慧而朴素的。


蓝月亮心水论坛| 本港台同步报码室| 香港彩资料大全| 护民图库520868| 金光佛论坛| 大家论坛| 开码结果| 英雄会高手论坛| 210678.com| 理财婆| 管家婆网址| 红姐118论坛|